1月10日12時44分,南京市交通運輸局官方微博“南京交通發佈”稱:1月9日至10日,南京堯化門、曉莊廣場、邁皋橋一線及仙林、泰山新村等區域發生多起打砸出租車、毆打司機、阻撓出租車正常運營的情況,公安機關已依法採取措施。南京客管部門提醒出租車司機堅持正常營運,遇有情況及時報警,保護自身安全。(1月11日《中國青年報》)
  區別於近日來多地頻發的因抵制專車服務的罷運,南京的“打砸出租車阻撓正常運營事件”,似乎與專車服務關聯不大,從微信上流傳的倡議信來看,主要訴求包括——增加起步價兩元,全天候雙計時,增加返程費。司機們要求降低租金,也就是出租車司機每月必須上交給出租車公司的“份子錢”。姑且不先去界定這些訴求是否全部合理,從這些看上去朴素的強烈訴求來看,很顯然是能代表當下出租車行業的常見積弊,比如高企的份子錢。
  縱觀全國來看,圍繞於出租車的衝突,從來就不是一個新鮮的話題,從消費者的打車難、服務差的吐槽,到出租車司機的“罷運”抗議,再到近日來熱鬧的專車服務圍剿,出租車問題的確是積弊已久,亟需得到問題的破解。
  當然,無意於過多詰責這次對諸多市民甚至是社會秩序造成困擾的出租車衝突事件,而聯繫到此前的多次出租車罷運事件,以及存在於出租車管理上的積弊,或許不應去否認,這中間可能存在難以逾越的體制障礙,但是,當社會衝突激化為社會衝突事件時,這首先需要釐清的是,因於資源的分配不均,衝突的存在是客觀的,在某種意義上說,衝突就是一種正常的溝通,所以,衝突的存在或許並不是可怕的。正如有論者所言,首先,從社會歷史進程來看,衝突本身並不會被徹底根除,再者,衝突實際上會產生許多能使人類生活更具實際意義的東西,沒有衝突的社會就會獃滯甚至滅亡。就出租車問題而言,最緊要的“更具實際意義的東西”,是能夠提拎出背後的真問題。唯有在衝突中發現了真問題,並實現新秩序的建立,才能實現“社會對衝突的適當調節,而不以將會毀掉整個社會的暴力方式進行”。
  回到此次南京出租車事件來看,在事後的官方微博“南京交通發佈”回應中,對於這場出租車事件,先是表達了官方是衝突事件的掌控,然後,還不忘安撫性地表示“近期,市交通、物價等部門已組織開展了出租汽車行業調研,對出租汽車租賃承包費、全天候雙計費、加收長途返空費等問題正在研究,將適時啟動相關法定程序”。很顯然,官方並非對此次事件的導火線一無所知,而在衝突發生後,能積極主動介入,當然也是要肯定的。
  但是,有必要反思的是,這次發生在南京多地的“打砸出租車、毆打司機、阻撓出租車正常運營”,真的是不得不發生的衝突嗎?對於出租車司機的合理正常訴求,為何未能早早地得到“問題的研究”呢?為何非要到衝突發生後,才表示“問題正在研究”,“適時將啟動相關法定程序”?無論是因為沒有合法的反映途徑還是訴求的被罔顧,這都說明,在衝突管理中是存在明顯的失範的。
  出租車衝突管理真的難嗎?打破利益壟斷或許並不容易,根治痼疾更非一日之功,但是,及時回應訴求,並找到破解的公共地帶,並非不可能的事。事實上,早在2012年初,針對出租車問題,相關部委便提出了建立和諧勞動關係的集體協商制度,集體協商的價值,在於搭建一個可對話的平臺,通過尋找共識,得出多方訴求的最大公約數。這是一個具有可操作的現實路徑依賴,但是回到現實來看,這卻是一個稀缺的存在。
  文/高亞洲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從南京出租車事件看衝突管理)
創作者介紹

素食

rp66rpnrx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