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5月12日,極端組織“博科聖地”發佈了一段最新視頻,視頻顯示了據稱此前被其綁架的尼日利亞女學生。博科聖地表示,這些女學生已經全部皈依伊斯蘭教。此外,直至博科聖地所有的武裝分子被釋放,否則,這些女學生不會重獲自由。視頻中大約有130名女孩,她們身著長蓋頭,在一處看似偏僻的地方祈禱。
  中新網6月5日電 240多名尼日利亞女孩被綁架事件震驚了全球。但不幸的是,這決非尼日利亞的個別案例。新加坡《聯合早報》5日文章稱,事實上,尼日利亞的煩惱是許多非洲國家共同的煩惱,而綁架背後的動機則來自一種全球性的意識形態。
  文章摘編如下:
  尼日利亞綁架背後的動機則來自一種全球性的意識形態。這一意識形態基於一種扭曲的錯誤宗教觀,它在全球正式和非正式學校中教授。當然,綁架的實施者——博科聖地(Boko Haram)領袖喪心病狂的話只是這一意識形態最極端的代表。但是,除非我們能夠正本清源,否則這一意識形態將繼續威脅全世界數百萬年輕人的生命機遇,破壞我們的安全。
  在整個撒哈拉以南非洲,這一問題現在相當普遍。馬裡、乍得、尼日爾、中非共和國、索馬裡、肯尼亞甚至埃塞俄比亞,都飽受極端主義蔓延的困擾或面臨尖銳的焦慮,許多其他國家更是將極端主義視為唯一最重要的挑戰。
  政府通常憑藉勇氣和決心面對這一挑戰,許多非洲國家動用軍隊來維持和平便是這一決心的寫照。但事實是這一問題還在繼續惡化。
  這不是巧合。1997年,當我就任英國首相時,尼日利亞是基督教徒和穆斯林有效合作的典範。博科聖地所代表的破壞性意識形態並非尼日利亞傳統;而是舶來品。
  隨著人口增長,問題也在惡化。如今尼日利亞擁有大約1.68億人,一些估計認為到2030年將達到3億,其中基督徒和穆斯林大概各占一半。若無和平共處的氛圍,該國以及全世界將面臨嚴重後果。
  貧困和欠缺發展是極端主義溫床形成的重要原因。但光是貧困不能解釋問題。如今,阻礙發展的一個主要因素是恐怖主義。以尼日利亞北部目前的條件而言,誰會前來投資?在這樣的條件下,當地經濟如何能夠繁榮?
  這一挑戰並不限於非洲。眾所周知,中東正陷於“革命”浪潮中,這一浪潮因為伊斯蘭教及其極端分支而被大大複雜化了。在巴基斯坦,過去十年有5萬多人因恐怖襲擊喪生。與同一意識形態相關的暴力在印度、俄羅斯、中亞和遠東地區也奪走了許多無辜群眾的生命,摧毀了許多社區。
  這一意識形態是什麼?問題的要害就在這裡。對這一問題的任何闡述都會帶來誤讀,因此對於某些東西,我要解釋得非常清楚。這一意識形態並不代表伊斯蘭教。大部分穆斯林都不認同這一意識形態,他們是被這一意識形態裹挾的。這應該令我們對未來有所期待。
  但這一意識形態是伊斯蘭教內部的一大成分,代表著一群有組織的、為數相當龐大的、實力相當強大的、資金相當充裕的少數派。廣義的伊斯蘭教是宗教的政治化,它與現代世界根本上不相容,因為它認為存在一個真正的宗教,這種宗教只有一種解釋,並且這種解釋應該在所有國家的政治、政府機構和社會活動中勝出並占主宰地位。不持有這一觀點的人必須征服。
  這一意識形態之下又可以細分,一個極端是博科聖地等組織,其他組織或許不鼓吹暴力(儘管有時也會鼓吹),但也宣揚世界對不信教者不安全、充滿敵意的觀點。要理解我的話,可以讀一讀穆斯林兄弟會2013年譴責聯合國婦女宣言的聲明。聯合國婦女宣言捍衛婦女不需經過丈夫同意即可旅行和工作的權利。
  我們必須面對的是這一意識形態,而不是恐怖主義行為。
  我們需要認清形勢。每年,西方都要花費數十億美元用於防務關係建設和對抗恐怖主義。但在許多我們所進入的國家,甚至我們自己的國家,我們與之搏鬥的東西堂而皇之地在教育系統中滋長著。
  如今,教育是一個安全問題。二十國集團應該達成一致,宣揚宗教容忍的開放思維教育應該是所有國家共同的責任。我們應該在我們自己的教育體系中堅持這一點,然後再在其他國家的教育體系中堅持它。
  尼日利亞被綁架女孩不僅是暴力的受害者,也是思維方式的受害者。如果我們能夠打敗這一意識形態,我們就可以開始朝著安全世界邁進。(托尼•布萊爾)  (原標題:聯合早報:尼日利亞綁架者的意識形態威脅全球)
創作者介紹

素食

rp66rpnrx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